或助中低等产品贩卖孟冬,从上万元到50块

“xx公司为了感谢用户的厚爱,特推出‘助用户升级、以旧换新’活动。消费者可以用任何一款旧服务器(除CPU在PIII以下的的任意产品、型号或新旧的服务器)折价2000元购买xx品牌服务器一台,活动持续1个月,数量有限活动,欲购从速!”

来自家具企业销售终端的数据,从另一方面印证了以旧换新的强心剂作用不如预期。去年曾参与某品牌“家具以旧换新”活动的联邦家具北京公司总经理王建国表示,由于家具属耐用消费品,消费者对于家具更新的意愿和速率远低于家电、3C产品,活动中出自以旧换新的部分只占整体业绩的5%。

铺天盖地的“家电以旧换新”似乎没有点燃IT旧品换新品的激情。很多用户算了笔经济账:参加以旧换新活动,一般是台式主机60元,笔记本20元,而如果在中关村中回收二手电脑的地方,成套的旧电脑一般作价可以到200至300元;笔记本一般折500到600元。即使算上新电脑最多400元的补贴,前者也显然不如后者合算。如此账本,自然用户也就没有了换购的热情。不过,比这更没有热情的,还有IT市场的另一个层面–商用市场。

价格存水分

马老师所在的网络中心就曾处理过一批旧服务器,废品回收公司给的市场回收价格是50元/台,连PC还不如。追其原因,主要是因为商用产品没有办法如同PC、笔记本一样拆卸组装后二次销售,所以只能沦落为零部件和稀有金属的再销售,价格自然同废品一样。

当前,虽然家具以旧换新试点企业尚未公布,具体补贴方式也还在酝酿之中,但业内人士认为,对于家具以旧换新抱有浓厚兴趣的消费者将以对价格较为敏感的工薪阶层为主,其购买力也或将直接导致以旧换新政策出台后,定位于中低端的家具产品受到热捧。

“家电以旧换新”工作在家电领域红红火火,然而IT产品尤其是PC产品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热闹。

■ “换新”猜想

目前市场上处理IT旧产品主要有四种方式:一种是内部消化,通过企业内部重新销售来完成处理;一种就是通过走街串巷的收购废旧家电的小商小贩,或者在电子商场集散地的小型回收公司;还有一种是通过正规拆解企业。

知名卖场、家具双赢

贬值的服务器

相关部门在选定家具以旧换新试点企业时将考虑企业规模、连锁化程度等,除了旧家具处理和回收需要提出试点方案外,如何补贴也需要制定合理、详尽的方案。究竟谁出钱给予补贴、补贴数额是多少也是能否成功实施家具以旧换新的因素之一。

记者不久前采访的一位制造业CIO时,他正准备更新网络架构中的核心产品–服务器,然而淘汰下来的旧产品该如何处理却使得他倍感头痛。“作为电子垃圾处理,当时数万的产品要按卖废品的价格处理,显然从心里上也过不了这关;按照IT产品折旧在企业内部销售,估计没有员工会对这样的商用产品感兴趣;扔在一边,不仅侵占了宝贵的数据机房的空间,更是真正成为了垃圾。不仅如此,这些服务器原来运行着企业很多关键核心应用,其宝贵数据与资料如何安全处理也同样是大问题。……”

价格虚高乱象有望扭转

作为商用领域标志性产品–服务器,谈到以旧换…

■ 专家建议

与就快白菜价的PC与笔记本相比,动辄上万元的服务器也算得上是IT领域的宝马了。可惜的是,除了企业用户自己这么认为,显然没人赞同这个观点。中国矿业大学(北京)机电与信息工程学院计算机与网络教学中心副主任马小龙就曾笑谈:“IT可不是古董,它只会贬值”。

此外,厂家如果出售的家具是旧材料经过再利用生产的,不需要避讳,应该对消费者如实相告,并向消费者出具相关的环保认证。

回收的四种方式

在当前北京主流家居卖场中,虽然促销花样繁多,但多数品牌已经实现了同一地区同一成交价。在对消费客流的抢夺过程中,可以想象到,试点以旧换新的卖场和品牌将凭此机会重新获得价格优势,从而让本身具有购买意愿的消费者成功下单,对于“可换可不换”处于犹豫徘徊期的消费者也具有一定的激励作用。

图片来自互联网

据了解,家具“以旧换新”可能会延续家电“以旧换新”的政策思路,联合市场上几家规模较大的家具零售卖场,将几大类常用家具作为以旧换新品类,按新产品成交额百分比进行补贴,并设置上限。

再说以旧换新。既然PC能够做到以旧换新,那么寿命相对较长,拥有更多特殊创新设计的服务器是否也有IT制造商曾经尝试过“以旧换新”呢?记者在搜索网站上以“服务器,以旧换新”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得到的居然是2005年某地区市场没什么知名度的一个品牌的消息:

很多拆解公司不愿接手处理旧家具,因为大件家具占地方,且回收的家具利用价值极低,市场上主流品牌的特色不同,从材料造型各异的产品中取料利用非常有限,运输和重新拆装的费用,也都超过了所能利用木料的价值。因而,旧家具可以再利用的相对较少,大多数只能作为废品。而拆解过程中人力成本和技术成本高,比用原材料直接生产的成本高很多,难以操作。

而通过正规拆解企业和第三方能够提供严格环保认证的企业,固然能够将安全隐患降到最低,满足政策法规对于节能环保的要求,但是在国内能够提供这样的企业实在太少了。

在汇聚客流、实现销售的同时还能拿到政府补贴,在北京拥有多家连锁门店的家居卖场和品牌将会成为以旧换新活动的赢家。

当一种产品,尤其是IT商用产品失去使用价值的时候,自然就是被处理的对象。

在受访的消费者中,7成消费者表示对家具接棒家电,进行以旧换新活动有所了解,其中,正在装修房屋和计划年内装修的8位消费者对以旧换新的政策一直保持关注。大部分消费者对以旧换新的政策表示赞成和支持。

这四种处理方式各有优劣:内部消化与卖给商贩固然简单方便,相对收益也较大,但是只用简单格式化、文件覆盖、专用软件反复擦除处理等手段清理淘汰产品中可能存放的核心数据和关键信息显然不够安全,为企业带来了潜在风险,而后者更是完全追求最大化利润,拆不了就烧,随意废弃,给环境带来了严重污染;

家具以旧换新的消息一传出,便引来了家具企业的热议,它是否能像家电以旧换新一样燃起冬天里的一把火?

6165金沙总站 1 

但由于家具种类很多,有实木的、板木的、板材的,家具的种类也相对更加丰富,不如家电统一,为政府部门如何圈定补贴范围、制定补贴方案并起到拉动消费、惠及广大消费群体增加了难度。

作为商用领域标志性产品–服务器,谈到“以旧换新”的更是凤毛麟角。事实上,面对已经淘汰下来的IT设备,尤其是已经在企业服役3-5年的服务器,很多企业CIO倍感头痛:作为电子垃圾处理,当时数万的产品如今只能按废钢铁的价格,显然不行;按照IT产品折旧在企业内部销售,肯定没有员工会对这样的商用产品感兴趣;扔在一边,不仅侵占了宝贵的数据机房的空间,更是真正成为了垃圾……

亚振家具北京公司总经理高飞也表示,今年新房消费减少,以旧换新能够带动一些销量,但对拉动消费和促进销售来说不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旧服务器已经远不止是“鸡肋”这么简单

红星美凯龙京沪·西南大区总经理王伟认为,以旧换新对于企业服务提升、家居环保升级的意义更甚于营销层面。“我们不主张家具以旧换新定位在提升家具销售层面,而应该定位在提高家居流通企业的服务水平、提高对社会资源的再利用和消费者环保意识层面。”

这则消息之后,基本上再没有其他相关信息了。由此可见,这么多年来知名服务器品牌在“以旧换新”活动中的态度。难怪记者采访的诸位CIO均表示,从未听说过服务器也能“以旧换新”。

消费者普遍欢迎

尽管业界看法谨慎,但以旧换新对知名品牌的低端系列产品的拉动作用却被一致看好。

对于消费者担心的旧家具回流市场造成污染问题,温世权解释说,板式家具回收、粉碎后,因为含有油漆等成分,无法再用来制造刨花板,大都成为建筑用料和燃料的来源。卡萨迪尼软体家具全国执行副总经理杨振华介绍说,国外家具的生产销售和回收利用是两套系统,如软体家具的回收,会将旧床垫及沙发当作垃圾处理,并缴纳垃圾处理费,而垃圾处理系统则会对不同产品做细分。通常软体家具会先分化成表面材料、内部填充物、框架结构等部分,再将它们做分类处理和转化,如将填充物转化成塑料等。消费者无需太过担忧旧家具的污染问题,只要购买的时候了解清楚,并查看资质认证、环保认证等即可。

“以旧换新对家具销售的促进作用不会像家电一样立竿见影”,一统国际家居副总裁陈涛表示,家具以旧换新的确对拉动家具产品消费具有一定积极意义,但目前相关配套流程、制度还没出台,其中旧家具价值评估及回收处理将制约政策能够取得广泛效果。

据北京市商务委表示,家具以旧换新将会选择具有较高连锁化、规模化的企业进行试点。

德中飞美家具北京公司总经理周凯军认为,不论家具价格高低,企业回收所付出的成本相同,按价格的百分比统一补贴对企业来说并不公平。

业内人士也建议国家应该完善以旧换新的流程,给专业的拆解公司进行补助或补贴,形成完整的产业链。

意风家具董事长温世权也赞成按照家具价值的不同进行补贴,他认为对实木等价格高或奢侈品类的家具进行补贴意义不大,而板式家具属于大众消费,也更节约资源,按照其价值对其进行更高的补贴,实际能让更多的消费者得到实惠。

消费者韩先生认为,家具以旧换新本身还是一种促销的手段。但参与过以旧换新活动的秦女士也告诉记者,旧家具按新家具成交额的百分之几折价抵扣,对消费者而言算不上多大的优惠。

品类繁多补贴难

旧家具因为在常年的使用中积累了很多灰尘、污垢,这些有害物质如果不及时处理,大量堆积在仓库中,也会造成空气污染,危害人体健康。因此,业内人士建议旧家具回收后应尽快进行处理。

家具以旧换新全面推广还面临很多障碍,比如,物流、仓储等高额的人工成本。旧家具不同于旧家电,家具的体量大,无形中也就增加了运输回收的困难:一方面高额的物流成本令厂商和卖场倍感压力;另一方面,回收家具需要配备相应的人员,额外的人工成本支出也令企业感到头疼。

和企业谨慎的态度相比,记者随机采访了几十位消费者,消费者的态度则普遍比较支持。

处理困难

■ 换新难点

多年来,重生产制造、轻回收处理的问题在家居行业内格外严重。以旧家具为例,制造企业生产、流通企业销售、消费者使用,而淘汰的旧家具除了卖给旧货市场或干脆当做垃圾扔掉之外并无他法。

与家电、汽车等品类不同,家具产品标准化程度低,品类、材质、尺寸等也较为复杂,这就为旧家具估值制造了难度。因此如果由政府部门组织专家团队进行评估,其结果或许难以令消费者满意。

不少品牌企业的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将家具回收进行分解再利用,实施起来也困难重重,是以旧换新实行的拦路虎。

相比之下,将补贴额度与新家具价格挂钩,不失为一种简便易行的操作方式。无论是补贴新家具价格的5%还是10%,都意味着标价虚高的产品将提供相对较大的补贴,其利润将被摊薄。为此,日前来自强势品牌卖场关于家居产品明码实价的呼声,将有望使得家具价格虚高的乱象得到改善。

业内人士分析称,可以预计,无论是效仿家电以旧换新的补贴方式(即补贴额度为新家电价格的10%,并对电视、冰箱等品类设定补贴上限),还是组织专家团队针对旧家具的品牌、品类、材质、成色进行评估,消费者最终通过以旧换新获得的优惠数额应在数百元至千元以内。这一数额对于购买万元以内中低端家具的消费者而言却意味着巨大的吸引力。

旧家具可能二次污染

回收成本高

6165金沙总站,据居然之家集团总裁汪林朋透露,去年9月居然之家推行的以旧换新活动在一个月内就共计签单2562笔,拉动销售2853万元,并带动了150个品牌的产品销售。以红苹果、意风等知名品牌为主的商户收获颇丰,部分沙发类品牌收效也比较明显。“家居行业整体冷淡,而以旧换新活动不仅为商户提供新的市场空间,也在积极响应国家低碳环保和循环经济的号召,具有一定的社会意义。”汪林朋说。

低端产品或将受宠

目前,市场上某些家具标价的水分较大,商家是否真正让利,消费者很难判断。难以鉴定家具产品的标价是高是低,虚高标价的事屡见不鲜,这就使得一些企业可能在参与家具以旧换新的过程中铤而走险,临时提高产品售价以降低折扣,或者保持原价却抬高折扣,政府就算拨出了专项补贴金,也只是落入了厂家的腰包,消费者并未得到实惠。

补贴金额按家具价值定

百强家具总裁陈晓太认为,家具以旧换新政策,将使得本来就打算更换新家具的消费者获得实惠,从而更加坚定消费的决心;而本来并未具有消费意愿的人们受以旧换新活动影响而购买新家具的可能性很小。

此次北京市商务委试点以旧换新后,有望组织并补贴专业的回收、拆解公司对旧家具进行处理,将其拆解为板材、玻璃、五金、皮革等门类,并对具有二次利用价值的资源重新加工利用,这必将促进家居产品生产、销售、回收等环节形成一条龙的产业链。

与此同时,中高端家具品牌仍有望在以旧换新活动中分到一杯羹。北京市场协会家居分会秘书长刘晨指出,参与家具以旧换新的消费者具有改善型需求,这体现在其使用的家具由木质改善为皮质,由实木改善为红木,由低附加值产品改善为高附加值产品,由环保指数较低的产品改善为环保指数较高的产品等,其中不排除有消费者将目光锁定中高端家具。

受家电以旧换新激发的千亿级市场容量影响,近期计划试点的家具“以旧换新”也被商家寄予厚望,业内人士认为,这或许会为低迷中的家居业带来新的动力和利好。

同时,近两成消费者对旧家具的去向和处理表示关心,他们担心一些企业会将回收的旧家具进行拆解、翻新处理,再流入市场。孙先生说,一些旧家具在使用中积累了很多污垢、有害物质,如果再次进入市场,超龄使用会对人体造成危害。

有消费者认为以旧换新的补贴方式存在漏洞,比如产品原本可打8折,但参加以旧换新后,可能只打9折,这样也并未真正让消费者获利,反而让厂家钻了空子。

标致家具营销总监朱光宇认为,根据价值区别补贴,才能激起厂商和消费者的热情,调动他们的积极性,从而达到政策的效果。他认为虽然按价值进行补贴看似会增加政府的负担,但从长远来看,拉动内需产生的经济效益会远远超过付出。

形成回收处理产业链

另外,旧家具的二次利用价值有限,与家电用品的二次利用率大不同。成形的木料难以再加工,无法再利用的家具收回来后基本等同于垃圾废品,增加了企业的处理成本。